业务范围:节能评估 | 可行研究 | 环境影响 | 合同能源 | 清洁生产 | 能源审计 | 水土保持 | 污水处理 | 节能改造 | 资金申报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热点透视
首页 > 绿色资讯 > 热点透视 > 正文

习总书记“认证”的光伏扶贫“金寨模式”是怎么操作的?
2016-04-27 14:57:40   来源:新华网    作者:   评论:0   点击:

 说起金寨,说起扶贫,想必能源小伙伴们第一反应就是光伏扶贫项目了,没错,现在金寨模式已经成为习近平总书记认证的光伏扶贫经典模式了。但是你知道金寨模式具体是怎么操作的吗? 它又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我

 说起金寨,说起扶贫,想必能源小伙伴们第一反应就是光伏扶贫项目了,没错,现在“金寨模式”已经成为习近平总书记认证的光伏扶贫经典模式了。但是你知道“金寨模式”具体是怎么操作的吗? 它又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我这次专门来看望大家。从北京坐了1个半小时飞机到合肥,又坐了1个半小时汽车到金寨,再用1个多小时进山来到你们这里,就是要了解农村脱贫特别是革命老区扶贫的真实情况。”习近平总书记在金寨县花石乡大湾村走访村民是表示。

  4月24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一连走进大湾村5户农家,听取村民对实施光伏发电扶贫项目、种植茶叶、发展养殖业以及移民搬迁等的想法,了解扶贫工作的具体做法和取得的成效。

  金寨县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县”“中国第二大将军县”,曾诞生59位开国将军,也是国家级首批重点贫困县,2011年被确定为大别山片区扶贫攻坚重点县。

  2014年底,国家能源局和国务院扶贫办决定开展光伏发电产业扶贫工程,在甘肃、安徽等6省30个县开展首批光伏扶贫试点。金寨县作为试点代表,为安徽乃至全国产业扶贫提供了可复制、可推广的样板,光伏扶贫被列为全国精准扶贫十大工程之一。

  目前,全国先后有20余省90多个县考察团到金寨,学习借鉴金寨光伏扶贫的成功经验。

  那么这个大名鼎鼎的“金寨模式”到底是怎么运作的?

金寨光伏扶贫已为贫困户创收1800万

    “金寨县地处山区,生产资料不足,加上外出务工人员多,‘失能’、‘弱能’家庭多,成为扶贫攻坚中‘难啃’的硬骨头。”金寨县扶贫办宗全科长表示。但是对于金寨来说,光伏扶贫却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光伏发电技术成熟,投资回报率较高、无需劳力投入、操作简单,一次性投资,可长期受益,特别适宜扶持‘失能’、‘弱能’贫困户。”金寨县扶贫和移民开发局局长马昌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根据国家电网金寨县供电公司的统计数据,目前,金寨县建设光伏发电32万千瓦。截至今年2月底,金寨县已有8741户贫困户安装了3KW分布式光伏电站,农户并网发电平均年收入3000余元;218个符合条件的行政村建设集体光伏发电站,总容量39.3MW,共发电1823.51万度,平均每年给村集体带来6万多元收入。光伏扶贫已为贫困户创收1800万元。


贫困户陈楼之站在自家光伏板前面

      金寨县扶贫和移民开发局副局长时培甫在此前的媒体采访中称,“十三五”期间,该县计划总投资超过300亿元,新建成光伏发电装机3.01GW,其中农光互补2.17GW、水面光伏600MW、分布式屋顶光伏244MW,年产值达200亿元以上。

  今年初,国家能源局、安徽省发改委与相关部会还规划,将金寨县打造成中国首个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示范县。预计到2020年,将建成4万户光伏扶贫专案,全县符合条件的贫困户都将被纳入其中。到2025年,该县所有家庭用电皆采用可再生能源电力,且占城乡居民整体用电比例须达90%。根据规划,金寨县在“十三五”期间获得5.7GW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指标,其中包含光伏3.2GW,占比超过一半。同期,全国光伏发电新增装机规模初定为150GW,金寨即占据2%。 

       除了建设大型村级光伏发电站以及分布式光伏项目等扶贫方式,金寨还通过集中式光伏发电项目、绿色光伏生态农业园帮助农民增收。


安徽省金寨县太阳能地面电站

  安徽省金寨小南京光伏生态农业产业园

  “金寨模式”之所以成为光伏扶贫的经典模式,正是因为它有以下两个主要特点:

  精准到户

  据公开媒体报道,金寨县扶贫和移民开发局副局长时培甫曾这样介绍金寨的调查摸底工作,调查以村民组为单位,采用村民组入户登记、民主评议、公示后报村、乡汇总报县的贫困户识别“四级公示”(村民组、村、乡县公示)做法,确保了对贫困家底调查结果公平、公正,并每年一次动态地掌握变化情况,然后再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光伏扶贫项目。

  动态管理

  “金寨模式”也是随着扶贫项目的展开而不断调整的。

  在投资模式上,首批光伏扶贫项目采用贫困户、县政府和信义光能各出资8000元,产权归贫困户所有的模式,然而贫困户出资部分对于贫困户来说依然是一个不小的门槛。因此,在第二批1000户贫困户的项目建设中,县政府和信义光能继续各出资8000元,无力自筹的贫困户可以享受政府提供的无息贷款,借贷款从光伏发电收益中逐年偿还,电站产权依然属于贫困户。

  在实施范围上,从一开始引进分布式光伏扶贫项目,到实施村集体光伏发电项目。

  在上网模式上,为保障群众收益最大化,由最开始的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改为发电全部上网,每发一度电,农户收益1元。

  除此之外,县级分管领导,供电公司、财政局等牵头单位、施工单位和贫困户的协调配合也是“金寨模式”能够成为光伏扶贫典范的重要原因。

光伏扶贫:致富之路依旧困难重重

  从2014年,国家能源局、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印发《关于实施光伏扶贫工程工作方案》,决定利用6年时间组织实施光伏扶贫工程开始,到2015年中央扶贫工作会议中被确认为“十三五”精准扶贫模式之一,光伏扶贫工作正在得到国家各级政府越来越多的政策支持,重点扶贫范围也由开始的6个试点省份扩大到16个省份。2015年,我国光伏扶贫试点工作成果显著。全国建设规模达到1836MW,年均收益22.6亿元,近43万建档立卡贫困户实现增收,解决了956个贫困村无集体收入的问题。

  百亿光伏扶贫市场即将开启

  2016年3月23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务院扶贫办、国家能源局、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实施光伏发电扶贫工作的意见》,意见指出:

  在2020年之前,要在16个省的471个县的约3.5万个建档立卡贫困村,以整村推进的方式,保障200万建档立卡无劳动能力贫困户(包括残疾人)每年每户增加收入3000元以上。采取村级光伏电站(含户用)方式,每位扶贫对象的对应项目规模标准为5kW左右;采取集中式光伏电站方式,每位扶贫对象的对应项目规模标准为25kW左右。

  据业内人士推算,未来5年光伏扶贫的总规模应当在10~50GW之间。按照8元/W的初始投资额考虑,则可以撬动800~4000亿元的投资,平均160~800亿元/年。

  光伏扶贫之路5大难点

  在这广阔的光伏扶贫市场中也存在诸多暗流。无所不能专栏作家王淑娟曾在她的个人公众号中发表文章,总结了光伏扶贫工作中存在的多个问题,包括:

  1. 企业在光伏扶贫中定位不明确

  2. 光伏扶贫项目电费结算收益难以保证

  3. 电网,特别是农村电网,难以承受大量光伏项目并网带来的负荷波动

  4. 由于监管不完善,光伏扶贫项目建设可能存在质量隐患

  5. 扶贫光伏项目后期运维难以保证

  其中最受关注的应该就是企业在光伏扶贫项目中的定位问题。对于企业来说,光伏扶贫应该是公益项目还是一般的投资项目?或者说,光伏扶贫的资金应该如何筹措?

  光伏扶贫的钱应该由谁来出?

  理论上说,“国家扶贫办”应该是光伏扶贫的主体,扶贫办利用“扶贫款”购买企业的光伏系统,收益归贫困户所有,从而实现扶贫。从“光伏扶贫”每年需要160 ~800亿的总投资规模来看,有关部门每年需要筹措的扶贫款不在少数,资金从哪里来呢?

  最新发布的《关于实施光伏发电扶贫工作的意见》(下称“意见”)中,关于资金问题是这样规定的:

  地方政府可整合产业扶贫和其他相关涉农资金,统筹解决光伏扶贫工程建设资金问题。对村级光伏电站,贷款部分可由到省扶贫资金给予贴息,贴息年限和额度按扶贫贷款有关规定由各地统筹安排。集中式电站由地方政府指定的投融资主体与商业化投资企业共同筹措资本金,其余资金由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为主提供优惠贷款。鼓励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积极参与光伏扶贫工程投资、建设和管理。

  意见要求地方政府自己去筹措扶贫经费。虽然不同省份的情况根据自身情况确定的资金筹措方式不同,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很多贫困省区都采用了“搭送”商业电站建设配额的方式吸引企业投资。于是光伏扶贫似乎变成了企业公益项目,从无所不能收集到的位于宁夏、山西、浙江、四川等地的光伏扶贫项目信息来看,企业在光伏扶贫项目中几乎没有盈利,甚至还存在轻微的亏损现象。

  从资金的角度看,目前很多贫困省区采取的这种政府出钱、企业捐助的方式似乎并不存在长期、广泛实施推行的可能。

  科诺伟业董事长、中国科学院电工研究所研究员许洪华曾在采访中对界面记者表示:“要推动光伏扶贫工作的进展,就不能让他们只是‘做贡献’,而要通过政策、商业等手段,让企业同时获利。”

  王淑娟也曾在所发表的文章中建议道,光伏扶贫是否也可以像“希望工程”、“母亲水窖”一样成立一个专项基金,接受社会各界的慈善捐款,资金池由政府兜底,不足部分由政府补足。这样,既可以充分调动社会的力量,又可以在大众中宣传光伏发电,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政府在“光伏扶贫”上的资金压力。

上一篇:我国智慧能源产业化如何体现节能减排价值?
下一篇:节能环保行业大数据技术支撑工业节能减排三大重要方向

分享到: 收藏